时间的乡愁

倘若倒一杯酒,置于天空下,灯光并就会打进酒杯,和杯子里往上升的酒沫交替相映,那起起伏伏的群山就会移到杯子里,山河不夜,星辰闪烁。

by 作者/南国彝人

南国彝人,云南临沧人,典型八零后,一角阅读签约作者;喜欢走街串巷,特别对云南的大街小巷情有独钟,所以笔下所写的多是街头巷尾的故事,还有哪些时光里斑驳的巷子;最喜欢的句子同样也出自自己的笔下,故事长满天涯海角,包括你和你的故乡;我还没老去,故乡已经面目全非。

钟声敲落了树叶,在空中染成了秋,隔着晨光,山河已立冬。

大片的银杏叶,在水面上打起波纹,阳光透过树叶,像是披着晨露的炊烟,熏起了蝉鸣 。

坐在椅子上,不经想起那个落榜的张继,已经深夜,航船摇曳在江边,月亮已落下,那些住故乡的人,早已睡着,梦里可能唱着歌谣,哄着摇篮里的孩子。而张继呢,此时的他,矗立在江边听着阵阵乌啼,寒气满天。有风吹过,吹动江边的枫树,枫叶落了下来,月光已经没有,可奇怪的是,他却清楚的看到,那些落进江边的枫叶,晃动着江水,也倒影着他一江的愁。

不远处就是姑苏城,还有点点点灯光闪烁着那些破旧的屋檐,偶尔有风吹过,挂在城墙上的灯笼会摇曳起来,撞击同样挂在屋檐下的钟,寒山古寺里,可能还有打坐的师傅吧,他们可能遇到了住城外的妖女了,或者是为了忘记姑苏城中红尘酒肆楼上的媚娘,更或者是想念故乡那炊烟呢。

月光已经落去,繁星稀疏,半夜了,寒山寺里敲响的钟声传到了张继乘坐的客船上,张继捧了江水,冰凉入骨,他哭了出来,望向故乡所在的远方。

山河远阔,秋在人来人往里四下飘散。

那个窗外有细雨蒙蒙的早上,我推开窗,寒流入窗而来,然后我就想起,也是在一个冬天,天空中大雪纷飞。

漫天的雪花落在旧上海的街道上,整个街道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,很少有行人,偶尔有碾压而过的车轮印,把大上海显得寂寥与荒芜。

但就在这茫茫大雪中,却有一个人双手抱在胸前,两只手互插进彼此的衣袖内,一步步的朝前走着,他每走一步,脚下都是深深的脚印,许久之后,他走到一家人门前,叩门将里面的人喊了出来,然后他告诉里面的人:“叔同兄,我家破产了,我要走了,后会有期!”

说完,他转身离开,消失在了茫茫雪野之中。

李叔同站在雪地中,呆呆地看着故友远去的身影,久久不忍离去。

看着友人的脚印快速被大雪掩埋,李叔同思绪万千。他拍拍身上的雪,转身回到屋内,提笔写下了这样的字句: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,晚风拂柳笛声残 ,夕阳山外山,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,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……

于是乎,大上海在一场大雪中,将一个人赶出了故乡,朝着他乡走去。

是谁说的,每一次告别都要用力一些。

瓦楞被岁月腐蚀,雨滴从上面流下来,风刮来落叶,在屋檐上堆积,等某一天,我们会发现,那些崭新的琉璃瓦上,长满很多我们见过或者没见过的花草。来不及似水流年,打开扉页,第一句并就是人间忽晚,山河已秋。

应该是去年的这个时候,到了华亭寺,早已立冬,可是华亭寺满园秋,枯黄的树叶挂在树枝上,如同被画在纸上一般。

也可能是因为这些漫天飞舞的落叶,也可能是因为琉璃瓦上哪片秋,忽然的并想到《孔雀东南飞》,那是我国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叙事诗,全诗“共一千七百八十五字,也是乐府诗发展史上的高峰之作,后人盛称它与北朝的《木兰诗》为“乐府双璧”。

故事发生在东汉建安年间,说的是才貌双全的刘兰芝和庐江小吏焦仲卿真诚相爱。当时这对一个十七并会弹空篌,一个十八会吹竹笙,两人住皖河东西,自己为自己寻觅知音。可婆婆焦母因种种原因对刘兰芝百般刁难,兰芝毅然请归,仲卿向母求情无效,夫妻只得话别,双双“誓天不相负”。

兰芝回到娘家,慕名求婚者接踵而来,先是县令替子求婚,后是太守谴丞为媒。兰芝因与仲卿有约,断然拒绝。然而其兄恶言相向,兰芝不得已应允太守家婚事。仲卿闻变赶来,夫妻约定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。兰芝出嫁的喜庆之日,刘焦二人双双命赴黄泉,成千古绝唱。

两棵银杏树拔地而起,在这季节里,金黄的银杏叶矗立在空中,可能是哪位母亲松开了孩子的手,只听到咚的一声,整个古刹被钟声振落了满院的银杏叶,傍晚的阳光刚好照着古刹,像是整个秋都被时光打进了这古刹里。

许多东西从夜幕中流淌开,离途的黄昏里,风吹起了晚霞,像是童年时最远望的远方。只是如今眺望,总觉得翻过看得见的那座山,并就是故乡。

夜色渐浓,群山模糊,许多东西从夜幕中流淌开,离途的黄昏里,风吹起了晚霞,像是童年时最远望的远方。只是如今眺望,总觉得翻过看得见的那座山,并就是故乡。

倘若倒一杯酒,置于天空下,灯光并就会打进酒杯,和杯子里往上升的酒沫交替相映,那起起伏伏的群山就会移到杯子里,山河不夜,星辰闪烁。

时光摧枯拉朽,记忆缠绕不休。我们善没有老去,故乡却面目全非。

《搜神后记》有华鹤归辽的故事,传说丁令威是辽东人,在凌虚山学道,千年以后学成,化为白鹤返回家乡辽东,落到城门的华表柱上,忍不住低沉悲鸣,声省催泪。就在这时候有个少年看到丁令威化的白鹤后,举起弓箭想射死他。白鹤于是起飞,在空中徘徊说:“辽东的城郭依旧,而居民已不是原来的人了。”于是在辽东城上空盘旋悲鸣许久,就向远方飞走了。后也有唐朝施肩吾在其诗《桃源词》中吟道:“秦世老翁归汉世,还同白鹤返辽城。”

早已立冬,华亭寺满院的秋叶却仍枝头摇曳着,今年很暖,阳光初升并能照在那些枝桠上,如果留意应该也会有月光照到这古刹里,打亮琉璃瓦,只是这四季如春的南方,可能是等不到大上海那样的雪了,时间在屋檐下流逝,千古绝唱也好,白鹤返辽也罢,终归是要向前走的。

坐在长椅上,想来这时光匆匆里,我们其实应该这样的,靠在慕色里,看故乡白云落下的屋檐,炊烟缭绕的满天星辰……

人已赞赏
深耕文字

你租过房没?

2020-11-10 11:29:42

微小说成长纪

身在北上广,如此热爱又如此迷茫

2020-10-29 10:14:46

版权声明 一角阅读所刊作品(含文字、插画、摄影、配音、视频等)均系原创,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擅自使用及转载,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!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