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谓高冷,不过暖的不是你

我只知道,他不会看到我。因为喜欢一个人,满眼都是她,所有的背景都会被自动打上马赛克

by 播音/栀雪 & 作者/深海梦影 & 插画/一咚玲子

栀雪,安徽宿州人,一角阅读播客。追求完美的天平女;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

深海梦影,深海夜未眠,离梦疏影归。风寂拂落叶,簌簌尽离殇。在有趣的时间里期待与有趣的灵魂相遇。

一咚玲子,坐标广东,认识自己的无知,是认识世界最好的方式。

1

秋天的雨,来得比较凄凉。

她舞动着的身姿渐渐亲临天地,奏出生命的乐章;树上黄叶簌簌而落,在空中完成一生中最后的挣扎,演绎出一场离别的花雨。

这场连阴雨连续不断地下了三天三夜。一场秋雨一场寒,下了晚自习,我独自在晚风中撑着伞,走在回宿舍的路上,瑟瑟发抖。这天气,穿心又刺骨。

驻足,仰起头,任凭凉凉的雨水打在脸上,一滴滴撞成一串串。我问那暗涌的苍穹,”你,为什么要哭泣?”

听到有个声音在告诉我,”因为忧伤。”

我又问,”你,为什么哭这么久?”

那个声音又传了过来,”因为实在忧伤。”

2

我望着天空安静的出神,雨却越下越大。作罢,撑起伞继续向前踱步。

除了自己,这条路上都是共撑一把伞的情侣,他们恩恩爱爱,你一言我一语,寒意被驱散的无影无踪,温暖在心头荡存。

在昏暗的路灯下,那被拉得老长,又渐渐变短的身影也显得寂寞,终于缩成一个点。又被拉长,我停在原地。

寒夜还有影子陪我。

3

下个路口,右拐,风夹杂着雨袭来,我头上的伞被风吹到变形,我一手握紧伞柄,一手拽着伞顶,缓缓走着。

明明可以选择另一条路,明亮的大道,人来人往,风也小。

我偏偏选择了这条昏暗的小路,这个城市风很大,孤独的人晚回家。

4

前面又是一对情侣,男生左手撑着伞,右手紧紧搂着旁边的女孩,一半身子置于伞外,任凭雨滴答滴答打湿自己。

我跟在身后,看着那离去的成双背影,他们默默地没有说话,一直向前走。无言却知心,那是我幻想过爱情最美的模样。

男孩向女孩歪过头去,看着她。一定笑得很暖吧,这么冷的天。高高的伞举过头顶,原本搂着的手放去抚摸女孩的头,”小傻瓜”。

5

我站在不远不近的距离,刚好可以清晰的听到。那磁性的声音,熟悉又陌生。

我怔在原地,低下头,盯着地,想从回忆里追寻些蛛丝马迹。

回想起那年,记忆里最冷的一个冬天。我挎着他的胳膊在雪里穿行,问他是不是这样下去就可以一直走到白头,他只是莞尔一笑。

我说,”好冷”。

他说,”今天的确冷,以后要多穿。”

他紧紧揽我入怀,在寒夜里感受他的呼吸与心跳,这就是温暖,”无论天寒地冻,我都愿意陪你走”。

这个场景,在我的脑海里重复了一万次。可惜,都成了幻影,在我永远触及不到的地方。

还记得,他只叫过我一次”小傻瓜”。那年他十九岁的生日,我给他准备了一场浪漫的惊喜。

他看着我,蹦出的”小傻瓜”,无比亲昵。唯一的一次,让我满心欢喜好久,刻在回忆深处难以忘怀。

6

我视为珍宝的三个字,原来那么轻易就可以说给另一个人听。

想到这里,泪水和回忆一并喷涌而出,像开了阀门的洪水般泛滥,我陪苍穹一起哭泣。

还好,也庆幸雨水朦胧了我的眼睛,没有看到他的眼神,想必一定流露着深情,未曾属于过我的深情。

可我还是无法把眼前的他与回忆连在一起。那么暖,暖的不像他,他曾经可是个高冷的男孩子啊。

低着的头缓缓抬起,目光不由得又打到那方向,他们已经走远。

酷酷的走路姿势,还是一样;他依旧穿着最喜欢的红色的鞋。我一次一次地骗自己,却再也找不到质疑的理由。

7

一阵狂风穿脖而过,凄冷的雨一同砸了过来,没有感觉,怕是已经麻木。

我加快步伐往前走,亦不知道在追寻什么。

我只知道,他不会看到我。因为喜欢一个人,满眼都是她,所有的背景都会被自动打上马赛克,他当然注意不到我。

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下一个路口。

有个声音告诉我,不要继续欺骗自己,亦不要再为过去找借口,他不会回来了。

不小心踩进一个被填满水的漩涡,雨水四溅,那一刻,我恍然大悟。

人已赞赏
微小说

哭得最惨那次,他一夜成人:谢谢你,没有放弃我

2020-10-27 10:31:20

微小说

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,值多少钱?

2020-10-29 21:27:01

版权声明 一角阅读所刊作品(含文字、插画、摄影、配音、视频等)均系原创,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擅自使用及转载,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!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