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好意思,我已经不喜欢你了

by 播音/Amily & 作者/深海梦影 & 插画/丫丫

Amily,陕西西安人,一角阅读签约播客;爱之于我,不是肌肤之亲,不是一蔬一菜,是一种不死的欲望,是在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。

深海梦影,深海夜未眠,离梦疏影归。风寂拂落叶,簌簌尽离殇。在有趣的时间里期待与有趣的灵魂相遇。

1

窗外的斜阳再也没有树叶的遮蔽,肆无忌惮地透过窗照射进来。

下课了,课间从来不犯困的林兮一头趴在桌上。阳光打在她的头发上,呈现出自然的光亮,很好看。

我抚摸着她的长发,坐在我前方的秦天扭过头来,先扫了我一眼,眸子里流露出羡慕。

接着,手托着下巴拄在课桌上,微微笑着,眼睛弯成一架桥,看着我身旁正在沐浴阳光的林兮。

直到上课铃声响毕,才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。

我给林兮传了张纸条,”秦天刚刚盯你很久,眼神好温柔。”

她扫了一眼,默默撕碎,纸片撒了一地,脸上写满波澜不惊,时光静好,”我其实都知道。”

“心动吗?”

她双手搓着脸,微微叹了一口气。

要该多温柔,才能融化林兮的心呢?

2

故事还要从一年前说起。

天空被雾霾笼罩几天后,终于放晴。那天,林兮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出来走走,途径咖啡馆,进去小坐。

她双手捧着咖啡取暖,观察每一个坐在桌旁的人。有默默低头看书的,有在飞快敲键盘的,有围在一圈谈天说笑的…

一霎那,忽觉身前那抹背影很熟悉。她假装到前台取纸巾,顺带瞟了一眼男生的正脸。

“啊,真的是他。”他的左手旁摞着一堆书,原来也是三毛迷。

3

林兮掏出手机,对着自己的微信头像莞尔一笑,继续盯着背影出神,心头有些不安。

上次见到他是在郊外。当她穿过田间小路时,看见他蹲在路边,对着黄色的小野花摄影。十二分专注,对她的驻足竟浑然不觉。

她默默站在一旁,打量着眼前的少年。白衬衫,牛仔裤,单反。文艺小哥哥让她微微心动。

过了很久,他才看了她一眼,上扬的嘴角,在阳光的映照下很暖。站起身,举着相机让林兮看成果。

听说,他身上残留的洗衣粉味,淡淡的,很好闻。

“我是业余的,喜欢的话可以给你拍。”就这样,她在他的单反里定格。那天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迷你短裙,很清纯。

彼此留下联系方式后,分道扬镳。她在收到照片的第一刻,换掉了微信头像。

4

这时,她终于回过神来,看到少年正对着窗外发呆。轻轻地走上前,拉了一把椅子,坐在他对面,少年的神情有些恍惚。

“你,还记得我吗?”

“啊,有点眼熟。”听到这句回答,林兮有点失落。之后,他的一笑,又驱散了所有。

“我叫秦天。姑娘,如何称呼?”

“啊,我叫林兮。”她的小脸微微发烫。

之后,他们从摄影聊到三毛,从三毛聊到家乡。

他的家在苏州,大学考到北京。林兮从小就有一个水乡梦,喜欢渔舟唱晚,烟雨朦胧的江南。他告诉她,自己在水边长大,依水而居,傍水而住。

羡煞林兮。

眼前的男孩,散发出一种独特气质,渗透进她的心田。

分别的时候,林兮三步一回头,目送他渐渐走远。

这一别,何时相见。

5

他们靠着微信,渐渐熟络。

林兮每天从早到晚对着手机傻乐,秦天一句不痛不痒的话,都能让她魂牵梦绕。

有一天,上着文学鉴赏课,林兮坐在我旁边刷聊天记录。老师突然发问,”有没有喜欢三毛的,站起来示意。”全场议论纷纷着,林兮和一个男生不约而同站起。

她看过去,”啊,秦天?!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直到迎上那双灼灼的目光。

显然,他也怔住了。

谁也没想到,上天的安排让他们坐在同一间教室,大概这便是所谓冥冥之中的注定吧。

6

眼前人是心上人,怎么忍心错过。

林兮说,没有理由,就是想对他好。

于是,她开始关注他,包括他除了喜欢摄影,还喜欢打篮球。也开始注意他的动作和表情,自己的心情跟着他跌宕起伏。

林兮几乎一夜之间包下了玛丽黛佳旗舰店,睫毛膏,眼线液,口红,粉饼,散粉…满满摆了一桌。

一个周末,天还没亮林兮就起床。举着手电筒,对着镜子左照右照,口红色号换了又换,衣服选了又选,就差把所有都搭配一遍,只为给在街心公园打篮球的秦天送瓶脉动,帮他助威。

那天往后,每个周末,她必然推掉上午的半天课,去看他打篮球。不论胜负,她从来不会缺席一场。

她说,抱着他的衣服紧贴在胸膛,感受他的余温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刻。

篮球打到一半,还不忘记偷偷跑到洗手间,对着镜子补个妆。

对于她的好,秦天一开始有点推脱,以后欣欣然全盘接受。

7

后来,文学鉴赏组织了一个协会,他俩都在其中。

第一次见面会,秦天喝得天旋地转,吐得一塌糊涂。这可把林兮着急坏了。赶紧跑到长街尽头超市买酸奶,买橘子,为他解酒。

之后的社团聚餐,她都抢先坐在他身旁,不停地给他夹菜,劝他要少喝。

某次,大家看到这么亲昵的两个人,还没有在一起,怕是在等着一个时机。

为了撮合他们,部长特意要了一碗刀削面,要求一人叼着一头,向中间靠拢。

秦天倒好,斜睨地看了林兮一眼,当众独吞。吞完便转移了话题,剩得林兮一脸尴尬。

当晚,林兮哭着回来找我,妆全抹了,成了一只大花猫。”他是在人多的场合害羞嘛?还是我没有继续的必要了?”

我叹了口气,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。也是啊,她的好他全盘接受,她的空间里很多他的深夜留言,她的每条动态都会点赞评论。

实在猜不透就继续喜欢吧,要么把他感动,要么自己累到放手。

8

五个月了,感情还是处于恋人未满阶段,始终止步不前。

林兮多次开玩笑提起感情,他都刻意岔开话题。

她看到他脚上的运动鞋外侧开了小口,鞋底也磨得几乎不防滑了,想必打篮球太辛苦。省吃俭用,攒一个多月的钱,给他买了一双新的。

抱着鞋对秦天说,”这是同学代购的,给弟弟买大了一号,不好意思再退货。”

第二天,秦天穿着新鞋出现在林兮面前。

林兮心底很暖,很暖,”大概他也是喜欢我的吧。”

于是那晚,在深夜,她紧紧抓住我的手,打电话跟秦天表白。

说了一堆铺垫的话,带他回忆之前的美好。突然,握着的手开始抖,”秦天,我是认真的。做你女朋友,照顾你,好吗?”

是真的认真,手心急出了汗的那种认真。

我也侧耳旁听,”呃……啊,这…我们一直都是朋友,不是吗?”

他的话,伤透了林兮的心

林兮摔了手机,靠在我的肩上涕泗横流。

“你见过每周给你送水的朋友吗?你见过为你挡酒的朋友吗?你见过给你买鞋的朋友吗?”

等了他三天,都没有一句话,更别提挽留。

终于,删掉了他的联系方式。

她说,原来失去比拥有更踏实。

9

过了一周,某天,林兮悄悄订了高铁票。

走前。给我留下一句话,很决绝,”我去他的城市走走他走过的路,回来就放下。”

她一个人去了七里山塘,去了狮子林,去了金鸡湖。这些,都是秦天曾对她讲述到的地方。

她只想去看一看,什么都不带回。

回来后,林兮还是一样带着精致的妆容,又恢复了以前的容光焕发。只是,口口声声中,再也找不到秦天的名字。

大概决定放下一个人,就像一盏灯突然熄灭,一道门突然紧锁。

真心用力爱过的人,一旦放下,就再也不会心生涟漪。

10

后来,林兮烫了发,换了口红色号,越来越时尚。减肥,看书,对自己好,一个都不少。

在我的见证下,她越来越优秀,根本不会再多看秦天一眼。

某天,秦天又加她微信了,附加消息是:除了你没有第二个对我这么好了,我可以追你吗?

林兮笑了笑,没有同意,也没有拒绝。

大概是没有等到回复,又是寄东西,又是献殷勤,好意全部被打回。

我对你的感情,就像杯中的开水,水还是原来的水,只是一旦冷却,就不想喝了。

人已赞赏
微小说

哭得最惨那次,他一夜成人:谢谢你,没有放弃我

2020-10-27 10:31:20

微小说

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,值多少钱?

2020-10-29 21:27:01

版权声明 一角阅读所刊作品(含文字、插画、摄影、配音、视频等)均系原创,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擅自使用及转载,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!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