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三十了,谁来赴我白首之约

by 声音/晓晓(念浅痕)& 文字/逆风仰望

晓晓(念浅痕),重庆忠县人,一角阅读签约播客;不管前方的录有多苦,只要走的方向正确,不管多么崎岖不平,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;

逆风仰望,一角阅读签约作者。90后的身,80后的心,70后的思想,只想用温暖包围自己,也包围世界。

人生就像荡秋千,晃晃悠悠就到了三十的年纪。一个女人的黄金时期我都过了,却还没能找到那个能与我白首不离的人。

这个年纪,俗称剩斗士,可我却没有了去斗的勇气。我身边的女性朋友结婚的结婚,离婚的离婚。结婚的说,你真好,没有带孩子,管家庭的烦恼。离婚的跟我说,你真好,没有人背叛你,也不要经历撕心裂肺的痛。可你知道么?我多么渴望,有一份真情,能让我掏心掏肺,哪怕结果是撕心裂肺。我问过自己,如果此生独身,是否也不错?可是听说,女人年纪渐长,不婚不育,总会生出稀奇古怪的病来。

于是我又怕了,我又怕病,又怕老来孤苦无依,又怕人言可畏,都不晓得要怎么活才好。想了想,还是要找一找,等一等。等月老为我绑红线,等丘比特来射箭。

三十岁了,常常抹遍了脂粉,仍然不喜欢镜子中的自己。左思右想,大概是我没钱。我没法用更多的奢侈品装点自己。不知道哪个伟人说的,好看的女人都很贵。他们有足够的金钱可以修炼一切需要修炼的气质。我不相信,能有多少没钱的女人还能经营着自己的高贵与气质。于是觉得多么可怕,三十了,要钱没钱,要人没人,就连自己也讨厌自己了呢。这也难怪别人不喜欢我。一个连自己都不喜欢自己的人,还能指望谁来动心呦?

三十岁了,在我背后的大妈大爷都快戳断了我和父母的脊梁骨,这个老姑娘呦,怎么还不出嫁。我只能假装自己听不见,掩面而逃。我又不是通缉犯,可偏偏遇到了这些热心的大妈们就像被通缉一样,四处逃散。甚至后来很长一段时间,我爸不敢在小区外面散步,总是在地下室抽闷烟。我妈又不敢坐电梯,遇到熟人,总有人问,你家女儿嫁了没。父母每次只能叹息的问我闺女,你到底什么时候结婚!我的亲爹娘,别说结婚了,我连个对象也没有。别说人了,我连个宠物也没有。多么可怕,到了这把年纪,连个畜生都没爱上,也真是个奇葩。可是人生又不是活给别人看的。我不偷不抢,诚信做人,为人宽厚何必因为没有对象而逃避呢?

三十岁了,我已不再是二十出头的姑凉,却保留着初吻和初夜,还在看言情偶像等白马,这感觉就是酸爽。看大话西游,也哭的稀里哗啦。

她说,我的爱人是个英雄,总有一天他会踏着五彩祥云而来。就这么一句,我哭的惊天动地。被子打湿了,枕巾也湿了,从头到脚都凉了个透。我的英雄,你何时能踏五彩祥云来找我?

我三十了,成年12年,成熟10年,我做好了一切准备,谁来赴我白首之约?

人已赞赏
优美散文成长纪

人生苦短,笑着过活

2020-9-7 11:22:20

优美散文成长纪深耕文字

是否也有人愿意陪你颠沛流离

2020-9-7 13:42:09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