终于等到你,只是再也未曾遇见你

其实很久以前我就不再相信爱情了,不是因为我遇不到,也不是因为我滥情。是见过太多劳燕分飞后的情侣,从开始的温柔甜蜜,变得歇斯底里而到此生互不相见。我相信他们在最开始是有爱的,但可能被现实慢慢地消耗掉,到后来只剩下无休止的厌烦。 还好,有夏寒,让我相信,爱情在他那里,永远都在。 关于夏寒的爱情像是他在佛前求了几千次的回眸,才换来林茉今生对他的微微一笑。

by 作者/墨小语 & 插画/Aimee

墨小语,97年的文艺伪青年,一个厌烦条条框框制度,却无比渴望自由自我的青年;

Aimee,不需要握紧矛盾而紧密的双手;

林茉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刚下班从公司出来坐在回家的末班车上电话里林茉情绪激动,我说你别激动慢点儿说,到底出了什么事?      “我他妈实在过不下去了,明天离婚。”

末班的公交依旧拥挤,声音太嘈杂,简单的说了几句让她别冲动见面聊的话语就给挂了,而对于林茉总能让我立马想到夏寒来。夏寒和我还有林茉,我们仨是高中同学认识也有个十年了,交心的朋友,但夏寒和林茉不是,夏寒喜欢林茉,从高中时代就开始喜欢林茉,林茉始终没同意,理由是不合适,夏寒不是她心中喜欢的类型,可林茉三年前就结婚了,夏寒至今单身。

自从林茉结婚后,除了有我在,不然他俩从不单独见面,可能是因为单独见面彼此尴尬,不知道聊什么吧,我见过夏寒的痴情,也曾陪着他在深夜买醉,对于林茉的感情夏寒是真的,想到这样还是给夏寒打了个电话,是觉得他那么痴情的人该有个机会。我说:“林茉要离婚了,那孙子在外有人了,你和我一起去见见她吧。”电话那头,夏寒半天没说话,最后憋出四个字“躁他大爷”

林茉打算离婚的那孙子,是个富二代,家里是在做建筑公司的,拿着家里给的钱开了一家酒吧,做的还不错也算是一表人才吧,但人一眼看过去就不是靠谱的人是个人渣,当时我就劝过林茉别犯傻,那孙子不值得,到时候有你哭的。

林茉说:“你懂什么,我要的不是爱情是他的钱。”

“你有种,离婚的那天别来找我诉苦。”

而现在看来果不其然,她还是个女人,永远不可能跟钱过一辈子,最初可能是因为钱,后来慢慢的也就因为人了,女人嘛,自古以来就是多愁善感猜不透的物种,日久生情也就难免。

而男人日久生厌了,自然而然的就会去找小三,林茉受不了,死活都要离婚。

我知道她为什么要离婚,当初是因为钱,其实她也完全可以继续跟着钱过日子,她气不过的是当年她是为了钱才结的婚,只有她可以先提。这点与我认识的林茉一样,还是那么高傲倔强

再见夏寒,是林茉说她要离婚的一个星期后。我跟林茉一起去派出所见得夏寒。

那晚夏寒和我一起见林茉,知道那孙子果然靠不住,愣是放下手头的工作跟了人家五天,在一家酒店门口拿板砖给人拍了,进了重症监护室,昏迷不醒。

结果出来了,好在人抢救过来了,也着实让那孙子在医院躺了大半年,我知道,夏寒这次完了,他指定是疯了。

在派出所见到夏寒的时候,他还是笑嘻嘻的样子,让我着实看不清他。林茉双眼冒火瞪着夏寒,半天不说话。

“夏寒,你是我什么人,我离婚你凭什么打人家,这下好了你这一闹是让我觉的欠你什么嘛。”

夏寒不敢正眼看林茉,只是嘟囔了一下:不想看到你受委屈。林茉气的发抖,其实她心里知道夏寒对她的好,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,她给不了他想要的,所以也就干脆不说吧。

你在别人眼里可能平凡普通,但你一直是我的信仰。

我让林茉先回去,我和夏寒聊了一会,开口我就破口大骂,你知道后果的严重性嘛,你怎么不直接把那个孙子给捅了,然后一了百了,你是觉得你很英雄嘛,还是你以为这样林茉就会嫁给你了。也怪我傻逼,为什么要告诉,原本想着她离了还能帮着你开始。你这下算是把林茉给坑了,夏寒没说话,半晌说了一句:

没事,至少他不再惹林茉生气了。

你他妈就是疯子,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一个月后判决书下来了,夏寒故意伤人,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。

开庭那天我跟林茉都去了,结束的时候,夏寒往我们这边喊:“林茉,对不起,但我不后悔。祥子,替我照顾一下我父母等我回来。”看着夏寒被带了下去,林茉哭了,我不知道她是在为谁哭,也许是为了她自己哭,也许是在为了那个倒霉的孙子,但我觉得更多的是为了夏寒,他对她的感情从始至今不计后果,就希望她好,就希望她能幸福。

夏寒真是个傻逼啊,爱的连一点余地都不留。

林茉的丈夫在住了大半年后出院还是和她离婚了,也许是因为夏寒的一板砖加速了他们之间的结束,也许是林茉早就受够这样的生活。

再见林茉是一年后的某一次遇见,发现她变了,老了许多,满脸沧桑,全然没有了曾经的跋扈,眼里也没了神采,我问她:是不是过得不好?

林茉说:没什么好不好的,今天会成这样,全是曾经我作出来,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我问她,如果夏寒出来了,你们会在一起吗?林茉默然,转身走了。

林茉自从和丈夫离婚后,也没什么心情认认真真上班,自己做起了小买卖,平时没什么事的时候,也会出去走走,生活上还算过得去吧,但是总觉得她少了点什么,像是没了灵魂,没有怀念过去也没有憧憬未来。或许是经历了太多,所以在面对一些事情已变的麻木。

年底去看夏寒之前,打电话给林茉。 “年终一起去看看他吧,两年没见了。”        “不去了,你去就行,替我问候下,别的也就再没什么了。”    见到夏寒时,他胖了一些,也健谈了许多,他说一切都好,就是服刑的日子遥遥无期。我宽慰他,在坚持坚持,已经过了两年了,很快了。他问我林茉怎么样,我说挺好的,离婚后,现在一个人做起了生意,也常常到处走走。夏寒沉默了一会说:“你告诉她别等我了,碰见好的就在一起吧。”

我知道夏寒是想保护她,出来自己是有案底的人,他不想打扰到林茉。不是不爱了,是不得不放手了。而林茉我想他压根儿就没打算等他,但为了让他不太难受,我还是告诉他,别多想林茉说了会等你,你好好改造。

年后,林茉约我吃饭,给了我一封信让我等夏寒出来交给他,他说他要离开这里了,再也不打算回来的那种,我也没好说什么。说好走的那天等我送她,可等我到的时候早已人去楼空。曾经的三个人,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的落寞。当初再怎么坚定不移的事,也都随着时光在记忆里远去。

林茉啊,无论今天你过得多么仿徨和迷茫,愿你最终都能过上你想要的生活。

夏寒出狱那天,天空下着小雨,我陪着他一直走。路上两个人都没说话,我知道夏寒在想什么呢,他以为我和林茉今天会一起来接他。可是林茉没来,并且我连她人在哪里都不知道。

晚上吃饭的时候,夏寒问起林茉去哪了,我不知道该怎样开口告诉他,我把那封信递给他,他看了半天,然后哭了。那个晚上,我陪着夏寒聊了好久好久,跟他说了这两年多的事。我说,这就是生活就是命,谁也想不到会怎样,夏寒说,我不信命,我信自己。最后他把林茉给他的信让我看了,然后我默然了。

夏寒,见信安好。
我知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了,我也不知道我会去哪,就随便走走看吧,你一定非常讨厌这样的我,一遇到事情就选择离开,也许你是对的。夏寒,我很谢谢你能爱我,我曾经也动摇过,可我不能啊,如果当初我告诉你我没有生育能力,我不知道你会不会还会爱着我,而现在看来是我太过自私,太过固执了,是我放弃了你,而你没有。谢谢你这么多年的陪伴,难为你这么多年,那么无望的爱着我。我走了,如果还能再见你,我愿此生不再负你,而现在对于你还是让我无法去面对你。
我会照顾好自己,勿念。

信里还有一些照片,曾经的林茉和夏寒,给所有人看到都会认为他们是相爱的一对,可又有谁知道那是一段无法诉说的过往,他们之间是遗憾的错过…….

世间会有许多错过,但凡是自己觉得错过的,但是值得遗憾的。

后记

一个星期后夏寒决定去找林茉,可茫茫人海找一个故意躲着你的人又岂是那么容易的呢。后来便再也没见过夏寒,有人说他最终还是找到了林茉,他们一起浪迹天涯幸福着呢。也有人说,林茉去了南美洲,去了西藏,她的亲人已经去世,至今没有人知道她的踪迹……

人已赞赏
微小说成长纪深耕文字

现在,我为自己洗手做羹汤

2020-9-20 9:26:20

微小说成长纪

对不起,我已经走远了

2020-10-18 11:43:49

版权声明 一角阅读所刊作品均系原创,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擅自使用及转载,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!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